深圳有一群了不起的程序员!走进残友集团,探索残疾人高端就业之路 |聚焦全国助残日

来源: 残友事业网
2024/5/17 16:26:59

本报(chinatimes.net.cn)记者胡梦然 张智 深圳摄影报道

“我年轻的时候,坐着轮椅行驶在街上,想抽根烟是借不到火的。因为在那个时代,人们都认为坐轮椅的就是要饭的乞丐,担心给自己惹麻烦。而现在我老了,年轻的一代员工坐着轮椅出现在深圳的大街上,遇见的市民会主动问:你是做软件的还是做生物的呀?”

1997年,在互联网刚刚萌芽之际,患有重症血友病的郑卫宁拿出自己输血保命的微薄积蓄,带领着5名残障人士,在仅有一台计算机的小作坊里创办了“残友”。现如今,残友集团已形成一套标准化可复制的残疾人就业加无障碍生活社区的社会创新可持续发展模式,发展成为拥有慈善基金会、社会组织群、社会企业群的综合型平台。

残友集团旗下社企有残友生物、残友软件(834579)、残友智建等公司,涵盖生命科学、软件开发、BIM(Building Information Modeling,建筑信息模型)等高科技领域。集团的5000多名员工中,有95%是残疾人。

“健全人能做到的事情,残疾人也能做到。盲人不是只能学按摩,残疾人不是只会做手工,也可以成为优秀的程序员、生物技术工程师。”郑卫宁告诉记者,“我们改变了社会对残障群体的印象,期望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企业吸纳残疾员工。”

从5人小作坊到5000人大企业

今年69岁的郑卫宁,生命随时都有消逝的可能。他是一名重症血友病患者,需要定期输血维持生命。

“我生下来就是血友病人,不能走路。”郑卫宁撩起裤管给记者看他已经肌肉萎缩的双腿。“血友病患者生命体征是不稳定的,随时可能死亡。就我自己而言,每周都会出血,而脑出血的概率是5%,只要脑出血就活不了。我很侥幸地活到现在。”

谈及创立残友的契机,郑卫宁坦诚地吐出两个字:生存。

“1997年的时候,社会福利上对残疾人还没有完善的政策。我们没有工作,没有生活费,也没有社保,经济原因是最大的契机。”他说。

一开始的残友,仅仅只有五名员工,分别患有血友病、脊椎重残、半身瘫痪、肌肉萎缩、侏儒症。就是这样5个人,为无数残疾人找到了新的“活法”。

“互联网是鼠标+键盘的劳动模式,这个特点让残疾人也能自食其力,创造价值。那时候只有一台电脑,我们边干边学,不分白天黑夜,一头扎在网站上。”

回忆起创业之初,郑卫宁感慨万千:“一开始我们发不了工资,买不了社保,只能给大家实现免费吃住,‘参加工作竟然没有工资’这在主流观念里是无法被接受的。当时遇到的第一个坎是没有经费怎么活下去,大家说这里即便不发工资,能有吃有住还能学习,我们就不会走。”

2001年,互联网飞速发展,郑卫宁和他的团队一个一个工厂跑,一个一个订单谈,“终于发得起工资了!”郑卫宁对记者道,“事实告诉我,残疾人可以实现高端就业,完全可以跟健全人一样,从事高科技行业。”

从一个只有5名残疾人的“小作坊”开始,残友走过了近30年的风雨。现如今,残友集团已形成一套标准化可复制的残疾人就业加无障碍生活社区的社会创新可持续发展模式,发展成为拥有慈善基金会、社会组织群、社会企业群的综合型平台。

发展至今,残友成立了1家慈善基金会、14家社会组织,40多家高科技社会企业。旗下社企有残友生物、残友软件(834579)、残友智建等公司,涵盖生命科学、软件开发、BIM(Building Information Modeling,建筑信息模型)等高科技领域。集团的5000多名员工中,有95%是残疾人。

“我们深耕软件和生物科技行业,前者是鼠标+键盘。后者是试管+器皿,劳动形式用手不用腿,非常适合残疾人就业。而这两个行业也属于高科技产业,在就业市场,这两者的平均工资是高于一般的体力和制造行业的。”

实现残疾人高端就业

“即使是疫情期间,残友也没有放弃任何一名员工。节流上,我们从高层开始减薪;开源上,除了鼠标+键盘之外,我们再发力生物科技领域。”郑卫宁表示。

据了解,残友生物集全国各高校医学、生物学和药学专业毕业的残障大学生精英技术团队,目前有200多位残疾实验员、质检员和质控员在此平台培训和就业,其中研发人员达60余人,且全部取得细胞专业能力证书和其他专业能力证书,开创了“试管+器皿”生物产业领域残疾人高科技集中培训与就业新模式。同时,残友生物也是国内唯一国家罕见病生物样本库项目单位和国家人类遗传资源储存单位。

在深圳南山区科技园,残友生物建立了深港澳大湾区规模最大、最先进的国际化生物实验室、检测中心、康复中心和诊疗中心的全产业链机构。实验室目前是深圳唯一一家P3(B+A)级研发实验室,面积达3000㎡,并通过AABB、GMP(B+A)、CMA、CNAS等的国际标准质量认证。

残友集团旗下的另一代表性企业,残友软件则在2012年成功通过了软件行业权威的国际CMMI 5级评估认证,2015年12月成功挂牌新三板。运营多年来,公司已先后为国内外数百家政府机关、事业单位、集团企业提供过信息化解决方案及相关软件产品,其中不乏华为、中广核、爱迪尔珠宝、北科生物、安防科技(中国)有限公司、山东黄金集团、深圳市人民政府、深圳软件园、深圳市消委会、台湾德林、日本兴亚保险、巴西呼叫中心等重点客户。

“我们要让社会知道,残疾人不是只会做糊纸箱子这类没有技术含量的活。”提及自己集团内的员工,郑卫宁语气中充满了自豪,提到集团内哪个部门具体到哪位员工,他们身上发生了哪些故事,郑卫宁都记得清清楚楚。“他们都非常优秀,非常努力。一个一个真实事例告诉我们,健全人能做到的事情,残疾人也能做到,残疾人也可以成为优秀的程序员、生物技术工程师。我们很多员工通过自食其力,已经成为家庭的顶梁柱。”

打造无障碍生活社区

据介绍,残友内部实行工作和生活一体化制度,员工每天上班都有专车接送,衣服也专门雇人清洗晾晒。记者在现场见到,残友办公区域的走廊两边装有不锈钢扶手,摆放着轮椅和拐杖;需要上下的地方没有楼梯,而是设置了平缓的滑坡。食堂为员工制作“妈妈菜”,每一个员工都可以给食堂提供菜谱,直到厨师做出“妈妈的味道”。目前食堂有一百多道菜,可以15天不重样,来自天南地北的员工都能吃到自己爱吃的菜肴。

在集团内,有一项“残友EAP帮扶计划”,旨在帮助残友解决个人、家庭、生活及工作中出现的各类问题,并遵循保密原则。运用个案、小组、工作坊、活动、康复咨询、心理辅导等专业方法,舒缓员工工作压力,提升交际能力及改善生活质量。

2009年,深圳市郑卫宁慈善基金会成立,郑卫宁以遗嘱形式将其创办的残友集团中的90%个人股份和各分公司51%的个人股份,以及“残友”和“郑卫宁”的驰名商标品牌价值等,通过律师公证全部捐赠给深圳市郑卫宁慈善基金会,让基金会控股企业,实现企业收益通过基金会决策,为残疾人员工提供生活及长期服务和保障。

据统计,郑卫宁获得的荣誉称号多达26个。当问及最看重哪一个的时候,郑卫宁毫不犹豫便脱口而出:“劳动模范”。

“我是第一个坐轮椅的全国劳动模范。这意味着,从客观环境上讲,‘劳动’由于科技的发展,有的就不需要出体力了,在如今的科技产业时代,残疾人能够凭借‘脑力劳动’为社会创造价值;主观上讲,残疾人只要敢于拼搏,敢于付出牺牲,也能做共和国的英雄!”郑卫宁说。

在采访的最后,郑卫宁笑着对记者表示:“我能成功,不是因为向往生,而是死亡的激励。我每天一睁眼发现我今天还活着,但我不知道我明天是否还能活着,所以我今天就要拼命努力。”

在残友软件的官网上,写着郑卫宁的一句人生感悟:生命和死亡是人生的一对翅膀,都思索领悟了,才能飞翔,只有愿意并准备好结束生命的人,才可能实现真正的人生。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公培佳